推薦文章

有尊嚴的遲暮之年:人的成長與智慧依然會有發生的可能 JUL 11 Tue 2017 00:00

重複著故事,重複著對自己的懷念

我記得陳伯伯總會說起,自己早年作為一個運動家、運動教練的豐功偉業。

過去他是個身經百戰的運動家,但如今,他是一個仰賴助行器,說話不清楚的老人家。


一開始,我都會這樣回應陳伯伯:「阿公,你好厲害啊!」陳伯伯會感到非常的開心。

然而,當我發現自己落入了對長者討好的姿態之後,我開始納悶陳伯伯重複訴說著豐功偉業的故事背後,在傳達的究竟是什麼?可是當我開始問起他過去的豐功偉業,是如何影響著他時,陳伯伯卻總會停頓、跳開話題。

我不斷地聆聽著陳伯伯同樣的故事-他得了多少獎牌,訓練了多少值得驕傲的學生,以及自己的身體是如何的硬朗!

當我回應著陳伯伯說:「你很懷念那位跑、跳、走都行動自如的自己。」

有淚不輕彈的陳伯伯,逐漸眼眶泛紅,深呼吸,開啟了重複故事背後的心靈大門,他訴說著自己早年意氣風發與晚年病魔纏身對比之下的失落心情......以及訴說著,過去不知道珍惜健康的懊悔心情......

對於如此重視自身尊嚴的男性長者,能夠釋放心中的失落,實屬不易。

每天推著助行器生活,揮別了在風光中、在掌聲中的日子,一切都和過去變得不一樣。

陳伯伯開始學著自我覺察-即使是對身體變化的失落,與對自己失望。


試著接納與善待,晚年需與病痛共處的自己,在有限的人生中,在一呼一吸之間,啟航著對生命的盼望。


討論「高齡化社會」時,你是否重視過長者的心情

臺灣高齡社會的來臨,已是不爭的事實,充斥各式各樣的老化所帶來的衝擊議題,猶如海嘯般的不斷被討論、不斷的被關注。


老化的社會面貌,隱含著各種涵義,暗示著體力與活力已不再是巔峰狀態,身體漸漸出現各種疾病的訊息與試煉。


對於老人家而言,具有明顯的個別差異與生命經驗的獨特性,並非以單一或籠統地就能將每個人都化一的看待。

身體上不舒服的訊息是明顯的,但心理上的失落、無助,失去、覺得自己「老而無用」等議題,將會排山倒海而來。那裡頭的無奈、沮喪與限制,在生活上面對了不少的挑戰,這些隱性的挑戰都需要被看見與理解。


老人家誤會諮商就是「有病」 因此將自己埋得更深


成長背景可能和我們大不相同的長者,他們並不是完全了解何謂「諮商服務」。


在我所接觸的長者中,心理諮商或心理治療在老一輩的觀念,常被看作是精神病院中發瘋或有問題的人,才需要做的治療。


若是自己接受諮商服務,會害怕被標籤「自己是有問題」的困擾,且又擔心遭到他人投以異樣的眼光,就更加容易抗拒與卻步。

因此,先理解他們不是不願意求助,聆聽他們對於尋求諮商的想法,我們不免發現,裡頭隱藏了許多對心理諮商或治療的刻板印象,以及在他們心中對心理諮商的各種想像。


聆聽是門藝術 引導長者填滿生命的空白處

與我接觸的長者們高齡差距有三倍左右,彼此的生活與時代背景有明顯的不同。在他們的眼裡,我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孩。

在他們心中,經常參半著自己已經是沒有用的人,加上身體疾病的折騰,人生頓時變得毫無意義。

隨著我在每一次的對話中,透過長者們的信任,聆聽老人家,經驗老人家的成長故事;幫助了我能直接理解他們過去的生活型態、價值觀,跟著他們的內心進入了一趟生命的洗禮。

長者們的閱歷與生命經驗長又長,聆聽他們的生命故事像是翻閱一本書,有機會用自己的方式娓娓道來敘述自己獨一無二的生命歷程,整理自己的生命經驗。

從過去的生命經驗中,看見自己是如何走過,再用新的眼光認識過去的自己,帶著有力量的自己,以勇氣在有限的生命中,看見自己活下去的意義與價值,為自己生命最後的空白處,倚靠著盼望活下去。


給每個人存在的價值、每個人都值得有尊嚴的遲暮之年

在你身旁的老人家們,無論是身體失功能、輕度失智、重聽(不願意帶助聽器)或中風......社會角色的失落、沒有了權位,我們還願意給出一些耐心和尊重嗎?

我們還願意花些時間去核對他們的需要嗎?由於大部分的長者在溝通上,表達的語言經常被誤解,而降低了與人互動的意願,選擇退縮在自己的世界中。

老人家們其實要的不多,他們渴求的只是一個願意聆聽他們、聽懂他們內心裡真實聲音的人。

這些無形的舉動,訴說著看不見、摸不著的尊重,訴說著每個生命都值得被看重,就算是身上佈滿皺紋、白髮蒼蒼的老人家,內心裡住著的是一個不為人知、在遲暮之年,渴望有尊嚴的被對待的一個人。

有一天我們也會老去,老人家們做了我們的先鋒者,用他們的實戰經驗告訴我們,他們在老境裡頭的一切一切。你想如何老去?更值得汲汲於忙碌於生活中的我們,停下來腳步來,認識自己並對內心有更多的探索與省思。


出處:愛長照官網
http://www.ilong-termcare.com/Article/Detail/1222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