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文章

在「生命有限公司」打卡下班前,用「沙」遊說出真實的感受 JUN 20 Tue 2017 00:00

生命短暫,你想如何活著?


什麼人?什麼事?會讓你用一輩子去想念?

 

我記得方奶奶剛住進安養中心時,話不多。那年是我第一次到安養中心,走進寬闊的長廊上,陽光照在米白色的磁磚上,溫暖了我內心的忐忑不安。長廊上有著老人家們的身影,有的悠閒地坐在沙發上看報、有的在沉思,有的蹣跚推著助行器,在照護人員的陪伴下漫步。

 

在安養中心有個地方,那兒是一整片的落地窗,對面是一座綠油油的小叢林,那是我和老人家們,一同透過落地窗觀景興歎、慨嘆與回顧生命的一個幽靜空間。

 

回顧95年來的人生

想起她每回在落地窗邊的休閒桌邊的,最常對我這個實習心理師說:「妳還年輕,還嫩著呢!人生經驗不足。」

 

我回應著方奶奶說:「對啊!我的人生經驗一定沒有您九十五年來的豐富,相信奶奶經歷了比我更多姿多彩的人生。」

 

方奶奶笑著回憶道:「小時候,我和弟弟還有自己的表弟,都會到附近的私塾讀書,老師都會要我們背三字經、千字文,我弟弟很調皮,不太喜歡背。」她還說起了自己小時候每天到學校上學讀書,經過屠宰場的事,她說起了自己最印象深刻是親眼看著牛被屠宰的過程。她用手筆劃著牛的角和頭,接著屠夫拿著像釘子的粗大斧頭,奮力的在牛的腦部捶下去,牛當場跪下,還能匍匐前行,當然那被宰殺的尖叫聲,叫人不寒而慄。

 

話風一轉,她繼續說著小時候自己跟弟弟在私塾讀書的快樂時光,提到後來成為軍人的弟弟,在戰爭中過世了,那是我第一次看著方奶奶因為思念死去的弟弟,而留下了眼淚。

 

讓無法言語的人,也有表達心聲的機會

好景不常,再見到方奶奶,他已經坐在輪椅上無法開口對我說話,才不過和她五分鐘的互動,奶奶就開始打呵欠。在旁的照護人員看著我說:「奶奶做復健很累」。

 

照護人員鉅細靡遺地描述著奶奶每次復健,沉重的身體要從椅子上站起來,才要喘口氣站好,就得開始扶著欄杆走路。本是能輕而易舉從椅子上站起來完成的動作,奶奶可能就要花上好幾分鐘才能完成。奶奶聽著照護人員的敘說,無奈的看著我,輕輕的點點頭、嘆著氣。

 

藉由在安養中心固定借用的一間教室,我每週會拿出裝有八公斤中的沙、藍色大盒子,桌上擺著各式各樣的充滿著人類世界的小物件,就在教室築起了讓長者能與我互動的空間。沙遊是一個藉由沙與盒子,以及各種小物件的輔助工具,人們可藉此透過創作沙圖表達心中不為人知的圖像世界。

 

然而,每回進到教室,得先解決輪椅面對沙盒的位置,一般來說,長者走進來選擇了自己喜歡的位置就可以坐下來創作沙圖。但方奶奶的情況,得配合輪椅做些調整,且還需能移動物件,配合方奶奶可以使用的另一隻手。那被要求移動的過程,間接也的也讓奶奶感受到不自在,並覺得自己造成他人困擾的情境,也因此影響了她想要接觸沙盤的意願。

 

溫柔靠近感受,與感受同在

有回,奶奶生氣的來到教室,照護人員拿水給她喝,她不喝;給她吃點東西她也不吃;我看著奶奶說:「奶奶今天心情很不好!」奶奶無奈的點點頭。我繼續嘗試說著:「奶奶看起來好累!」旁邊的照護人員附和著。「奶奶已經有以短時間無法開口說話,就算開口說話,也無法傳達心中真正想說的,旁人也不一定能懂。」奶奶無奈嘆氣。我問著奶奶,接著說:「奶奶覺得非常的挫折與沮喪,來到這間教室還要麻煩我,您其實更感到不好意思。」方奶奶面容緩和的看著我,繼續點點頭。

 

我勇敢的繼續說:「謝謝奶奶就算疲憊都還是願意來見我,謝謝奶奶給我機會讓我了解怎麼跟您溝通,要面對生病的自己,其實很不容易。但沒有人比你更懂得中風後無法說話的辛苦,只有奶奶能體會箇中滋味。」方奶奶嘆了氣,點點頭,努力想說些什麼。「奶奶如果同意,我們慢慢來,我先用問的,您可以回答是或不是。或桌上有什麼小東西,能傳達您的心情,您想選了告訴我也可以,一起度過要跟病魔共處的日子。」說完後,我安靜地坐在一旁陪著她,什麼也不做。

 

沒想到,在奶奶離開教室前,她緩緩的伸出雙手,我好奇的問著奶奶,嘗試猜測奶奶關注的物件:「奶奶是哪個小物件在吸引您嗎?」奶奶用自己唯一還能使用的左手,使了不少力氣拿起了一個母親在抱著小女孩的物件,沉思了好一會兒。我問著奶奶:「這個物件讓您想起自己的媽媽嗎?」她默默的點點頭。

 

我輕聲地說:「奶奶的母親一定是個很細心照顧孩子的好母親」奶奶聽了紅了眼眶。此時此刻,我也不多說話,跟著奶奶沉靜著,凝視著那母親抱著孩子的物件。

 

方奶奶有張自己創作的沙圖,在沙圖中她最喜歡小女孩很悠閒的在椅子上,看著沙灘上一望無際的海邊,有鳥兒,有叢林。我們自此道別之後,奶奶用力的和我說了聲:ㄟㄟ(謝謝)。我握著奶奶的手,不發一語。隨著照護人員推著輪椅,走出教室。

 

三個月後,在我打電話向安養中心慰問奶奶時,行政人員在電話那頭告訴我她已經離開人世。我本是想邀請她,想告訴她,看著她每次到教室來,為了配合沙盒努力移動位置,我們特別設計了一個輕巧的沙盒,想邀請她來試用。想到這裡,心中響起了她對我說的最後一聲ㄟㄟ(謝謝),眼眶中的淚不經意打轉。

 

 

後記:沙盤遊戲治療是表達性藝術治療可運用的一種媒材,在生命不斷流逝的歲月中,面對失功能的身體退化,最常感受到失去控制,透過沙盤創作,達到賦能的效果,使長者能自由與安心的表達自己的心聲,追尋自己的真心,在病痛中找到活下去的勇氣與意義。


 出處:愛長照官網

http://www.ilong-termcare.com/Article/Detail/935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