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文章

意亂情迷下的慾與死─列車上的女孩 FEB 13 Mon 2017 00:00

前言

一部描述複雜的男女感情糾葛的電影列車上的女孩,描述著時下男女關係的愛恨情仇,並結合著些許的懸疑與驚悚,引導著觀者進入了劇中那參雜著種種慾望、刺激、與死亡的重重謎團,在此當中,什麼慾望?什麼是渴望?什麼是權力?又什麼是愛?種種的疑問,隨著起起伏伏的情節,亦猶如霧裡看花一般,始終撲朔迷離著。

背叛

瑞秋(Emily Blunt飾)與其夫湯姆(Justin Theroux 飾)結識而買下一居所(貝克特路13號),然因瑞秋始終未能懷孕而開始有著酗酒的習慣,再加上先生湯姆與另一房地產之經紀人安娜(Rebecca 

Ferguson  飾)有染而導致兩人婚姻關係觸礁,離婚後的瑞秋,則開始終日乘著火車,遠望著曾經與前夫Tom一起努力而創造的美好天地――貝克特路13號。然而自離婚後,此房為前夫湯姆與安娜所居住,兩新婚夫婦並生了一女兒伊薇

眷戀

在周而復始的「眷戀之旅」當中,距前夫湯姆與安娜咫尺之遙――貝克特路15號的新婚夫婦斯柯特(Luke Evans 飾)與其妻梅根(Haley Bennett 飾),漸漸地引起了瑞秋的好奇與注意,因為在她的心中,貝克特路15號的這對夫婦,是甜蜜且美好的,即便瑞秋並不認識他們。然而在現實生活中,Rachel因酗酒的習慣而沒了工作,只能暫寄於好CathyLaura Prepon 飾)家,瑞秋每日所能做的,除了經常連絡湯姆「關心」其新婚生活之外,就僅只是拿著前夫的贍養費用,乘坐著火車,眷戀著無法在再臨的過往雲煙。

直到有一天,瑞秋發現了貝克特路15號的女主人勾搭了其他男性,挑戰其內心對於關係的美好幻思,失婚的陰霾霎時間被勾起。女主人梅根則與湯姆相識後,經湯姆的介紹安排至其家中替其妻安娜處理家務並照顧其女,然而梅根任職不久後即與安娜告別而言稱有新的工作。梅根一直有著感情關係上的困擾,並於心理治療師卡默爾(Edgar  Ramírez飾)之治療所接受長期的心理治療。然梅根的友人不多,但總是易與身旁所接觸的男性糾葛不清,除了其夫斯柯特之外,治療師卡默爾也拜倒於其石榴裙下,安娜後來方得知,其夫湯姆與梅根也在背地裡暗通款曲。

絕望

瑞秋在一次酒醉中從火車踉蹌下車,撞見了前湯姆與梅根,然而她卻將梅根誤認成安娜,因而其胸中的怒火與怨氣傾巢而出,於是湯姆請梅根先上其車後,再將瑞秋拖至隧道口旁毒打一番,待醒來後,已渾身是血地躺於家中。而自此事件後,梅根即失蹤,因而警方開始懷疑此二者有關,而瑞秋則找了斯柯特並將其妻梅根出軌之事告知斯柯特,而經瑞秋之指認後,斯柯特始得知其妻梅根與治療師卡默爾有染,因而警方開始對治療師卡默爾進行調查,但依舊無果。直到發現了梅根於樹林旁的腐屍後,也才得知原來梅根已懷有身孕,但孩子的父親並不是斯柯特與卡默爾,而整起謀殺案的嫌疑人除具暴力傾向的夫斯柯特外,經常酗酒後失序的瑞秋也列入其中。

醒覺

而最終瑞秋與安娜方才明白,原來謀害梅根的兇手即是其夫湯姆――也即是了此複雜的多角關係的始作俑者,瑞秋憤而衝進帶著絕望而爆怒氛圍的貝克特路13號,欲找湯姆理論,然而在相互的攻擊中,瑞秋基於防衛而將其前夫湯姆刺殺,安娜亦因湯姆隱瞞所產生的憤慨,則再將湯姆上補上一刺。

就在那愛恨糾葛間的當下片刻,生存、慾望與死亡,竟是如此靠近。 

真實與幻想間的迷茫者――瑞秋

劇情中看起來最具暴力傾向者即為瑞秋,最不具現實感的亦為瑞秋,然而這也源自於長期酗酒後的情緒失控所致,因過去無法生子而被前夫湯姆言語上的嫌棄與貶抑,也讓她選擇了用酒精麻痺自己,以讓自己毫無感覺,甚至後來有些言行上的暴力傾向,其實也都只是湯姆於其酒醉時告訴瑞秋的,諸如用球棒破鏡恫嚇湯姆、或是在湯姆公司的宴會上失控,然而酒醉後早已沒了記憶的瑞秋,當然也只能選擇將湯姆的暴力傾向,自以為這些都是自己造成的。亦或許,即便瑞秋未飲酒之時,心也是醉的,醉到成日沉溺於自己在火車上遠望並眷戀者早已逝去的愛戀;醉到將自己對於美好關係的完美幻思,全全投射於毫無相識的貝克特路15號的新婚夫妻,以至於分不清到底梅根?還是對於自身的期許與憧憬?分不清那是斯柯特?還是自己投射出去的理想客體?醉到在洞口時,為了防衛其美麗的幻思,而將梅根誤看成安娜,而放心的對其宣洩心中的絕望與憤怒;醉到無論有酒無酒,都分不清幻想與現實、並且沒了自我的失魂狀態。

因而當梅根與卡默爾偷情並於陽台上擁吻之時,瑞秋當然無法接受,試問瑞秋怎能允許自己所投射出去的美麗幻思被破壞?此畫面除了勾動了瑞秋曾被前夫背叛的陰影之外,也許瑞秋更不能允許的,則是自己投射於梅根身上的理想自己,竟會做出偷情的勾當,這樣的憤怒,夾帶著對於自身理想幻滅的羞恥與失望。這真的是恨那柔情撫媚的偷情情婦?還是感慨著自己,此生似乎連自身嚮往的幸福,皆如夢幻泡影般的,未曾存在過?

越是武裝自己的人,往往就越是脆弱。

性慾與愛情混淆的掠奪者――梅根

劇中極具戲劇化張力的人即為梅根,其成長之過程中,內在始終有著永遠都填不滿的被關愛與被呵護的需求,家人的早逝,再加上前男友麥可的不告而別,因而自己心中始終有著「被遺棄」的內在陰影。也許在梅根的心中,她只想要被呵護、被照顧,卻是一點也不想長大,生兒育女即意味著長大成熟,自己都沒被照顧的夠,何來為人母?尤其是在十七歲的年紀,因潛意識當中的「內在小女孩」未臻滿足,而將自己的孩子「失誤的」令其身亡。然如此也成為了梅根極為不想說出的內在陰影。因而對斯克特不說、對湯姆不說、對麥克無法說、對卡默爾亦是治療會談多次後方說,然而其說的目的,卻似乎是要與自己的治療師交換什麼才特地去說,或許是交換著對於治療師因工作職責而拒絕個案的倫理大門;或是交換著那得到又看似將瞬間失去的關愛與呵護――就像梅根年少時失去的親情與愛情一樣。

而梅根那看似楚楚可憐的神情之後,又在對方面前施展著女性天生所具有的性魅力,或許她的身世可憐,但悲慘的經歷,與讓男人情慾高漲的撫媚姿態,卻成為其奪取關愛與照顧的手段,並且輪番交相的運用著,這樣的人,就如其夫斯特克所述:「她朋友是很少的」,因為同性的朋友對她來說,意味著競爭與剝奪一如同與安娜共處一室,或是面對著其女伊麗莎的出世一樣,她的生命渴求,即在於對如同兄長般的關愛與呵護,方式就是博取同情及性暗示,亦或許在她心中,性就等同於關愛及呵護。

如同湯姆所言,她從不想真的長大,也不太會是一個好母親。試問一個在關係裡永遠都不能滿足的女人,又有何心思去讓自己真的長大?因而也從未想過要為人母,於是斯柯特急於要孩子她卻選擇不要、照顧湯姆與安娜的孩子也顯得不甚耐煩,然即便是懷了湯姆的孩子,也不過就是要藉由懷孕此事來交換與湯姆纏綿的機會,與其說是湯姆殺了梅根,亦不如說是梅根選擇了死亡――以使得自己,將永遠也不需面臨長大。

與瑞秋相反的,即是她看似柔弱,實則在關係裡巧取豪奪、無往不利,直到死亡鐘響的那刻。

肉慾與權力的貪婪者――湯姆

劇裡的湯姆,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個翩翩君子,言行也十分得體,對女人說話甜如蜜糖,似乎這也如同梅根一般,懂得對方的需求,從虛情假意當中,進而填補自己在關係裡的孤單與空虛。只是即便搞上了多少女人,依舊如同破掉的瓶子一般,上頭倒水、下頭流去,永遠的周而復始,也永遠的不能滿足其對於肉慾的飢渴與貪婪。

而湯姆的暴力傾向亦是如此,對於湯姆來說,暴力不僅僅是獲取勝利的手段,亦是掌控所有慾望權力的最高原則,並且湯姆比瑞秋還聰明許多,因為湯姆明白,不到最後時刻,無需使用致命武器,一旦使用,當真招招致人於死。與梅根相似的,即是在這關係的來往之中,文質彬彬的特質、油嘴滑舌的口條、搬弄是非的本領、與招招致人於死的暴力言行,亦始終輪番交相的運用著。

也許對湯姆而言,世間所謂的愛,就僅只等同於性慾;而征服多數女人的性慾,即等同於權力,亦似乎,能夠遊走在女人堆裡運籌帷幄、呼風喚雨所產生的全能自我之假象,才是他最在意的。

意亂情迷下的犧牲者――卡默爾

心理治療師,在常人的眼光中,理當就應是賦予溫暖者,或是拯救者,然而實際上,心理治療師對於個案所應有的態度,是關懷而不涉入、中立而不偏倚,然而這些心理治療的工作倫理,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其個案梅根所挑戰,並因此而一步步的退出自身在工作上所應有的界線。意亂情迷之下,慾望瞬間燃起;每當梅根一次次的示弱、一次次的展示出誘惑而致命的性感與撫媚,卡默爾只能默默投降、節節敗退。然而劇情對於卡默爾之後續並無明確詳述,然而即便如此,其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情慾衝動下,結果自然可想而知。但可以令作思考的,則是那冒著違背工作倫常的危險下而不能自己的決定,當真只是那令人難以招架的情慾陷阱?還是這其實亦與自身的需求有關?

心理治療的歷程當中,移情與反移情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存在主義心理治療大師歐文·亞隆曾言道:「心理治療師一輩子的功課,就是覺察反移情」。在此當中,哪些情緒出自於個案?哪些感受其實是來自於自己?心理治療中對於個案情緒支持的分際量尺,究竟該如何拿捏?治療師過度的反移情,對於個案真有所助益?還是僅只是在藉著治療的過程,滿足治療師與個案彼此心中始終都難以被填補的內在渴求?

慾望與死亡的交織

生命猶如鋼索,座落於慾望與死亡之間,也或許是願意遊走在上面的人們,特意地選擇了這樣的方式,並且總是告訴自己:「這是一條必須要行的不歸路,走的過去,生命方得以持續不斷的行走下去。」生存與存在的最大意義,在此時即變成了感官刺激與挑戰生命的極限運動。在火車上窺視也好、在光天化日的陽台上公然出軌也是、因著自身情慾的勾動而明知故犯的違反專業倫理也罷、在若隱若現的樹林當中雲雨後遇害身亡也成,若無人發現,則挑戰成功,繼續朝著下一生命鋼索的隘口邁進;若反之,則墜入無底深淵,粉身碎骨,萬劫不復。

就在那愛恨糾葛間的當下片刻,生存、慾望與死亡,竟是如此靠近。 

結語

人生的經歷總是高潮迭起、變幻莫測,總總的悲歡離合、愛恨情仇,恐怕是畢生都須面臨,無論是想要或是不願意,無論潛意識做了什麼樣的選擇,生命終將經歷所有,方才完整。亦如事過境遷後,瑞秋已不再心醉,並且亦才得以選擇了火車的另一邊,試著讓不一樣的生命樣貌映入眼簾,也才得以放下過去的眷戀,乘坐著生命的列車,大膽而勇敢的繼續朝前方邁進。

大夢初醒之後,列車將駛向何處?也許尚是未知,但相信旭日東昇的光輝,已然有了答案。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