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文章

心理師與您聊Ted影片--【我的兒子是科倫拜高中槍擊案兇手】 MAY 13 Sat 2017 00:00


《我的兒子是科倫拜高中槍擊案兇手》原影片網址: http://goo.gl/4vG3uP

蘇·克萊伯德是迪倫·克萊伯德的母親。迪倫為科倫拜高中槍擊屠殺案的兇手之一,殺了 12 名學生及 1 名老師。她花了幾年的時間挖出家庭生活的細節,試著了解她到底能做什麼,才能防止兒子的暴行...。
 
---
   
看到這場演講,其實內心是很糾結的。
   
看著這個孩子所做下的犯行,是令我恐懼、憤怒也難過的。
   
這位兒子自殺死了,我們已經沒有辦法了解,在那個殺了十二名學生與一名老師的當下,他在想什麼。更甚者,在他做出這個犯行之前,那些過去的日子裡頭,他經歷了怎麼樣的痛苦,又與自己內在那些痛苦與傷人的慾望搏鬥著。
   
然而這些痛苦,並沒有機會讓人看見。
   
而在這個演講裡頭,我看見這位母親,他用盡全身地力氣,抵擋著那些從別人身上來的,對自己的攻擊與指責。但最難抵擋的,是他自己對自己的懷疑、自責與羞愧感,這位母親也不斷地對著自己說:「我不是一個好媽媽。」
   
但我佩服的是,這位母親在癌症與心理困擾之後,在這個不斷在找「為什麼」的過程之中,她一方面跟自己的內在對抗著,一方面也想法這份悲痛、罪惡感,轉為一種慈悲的理解,以及改變社會的行動。
   
而在演講的最後,她提到了兩點,看似矛盾,實則相輔相成的觀點。
   
一、 即便我深愛一個人,我也沒辦法為他的行為負責
   
1. 華人文化 - 過度負責的父母
「子不教,父之過」,這種「孩子有問題,需要父母親為孩子負責」的觀念,深植在尤其我們華人文化的家庭裡頭。
   
在台灣,我看見許多父母給愛的方式,是把孩子的「一切」都打理得好好的:生活上、學業上、甚至是情緒上的處理。
   
但是,有一個媽媽越強大,孩子就越無能,因為他們沒有機會練習犯錯、失敗,在從挫折之中學習,並且看見自己的能力。
   
但我看見許多父母親,還是在孩子有困難時,尤其在孩子表現不如父母預期時,父母會很焦慮,會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讓孩子可以「回歸正軌」。
   
不知不覺,父母親把「孩子的做不到」變成是「父母親的責任」。
   
然而,能為孩子所做的事情負責的,永遠只有孩子本身。
   
2. 課題的分離
   
我很喜歡阿德勒心理學裡提到的「課題的分離」,父母跟孩子,需要處理各自的課題。我們無法替別人處理他自己需要處理的課題。
   
而課題的分離,最好的判斷標準就是:「這件事情,最後是誰需要承擔的?是否會影響到其他人?」
   
因此,當父母親認為:「我必須多提醒孩子,要記得念書!」這其實就跨越了那條界線,因為最後成績是否出色,甚至是否影響到未來的發展,那都是孩子需要負責的。
   
因此父母頂多就只需要做到「提醒」。而提醒過後,孩子是否要聽從父母的「提醒」,那就是孩子的選擇。
   
有一點講遠了。
   
回到這個影片,如同這位母親所說的:「即便我們多想相信自己做得到,但我們仍舊不知道,或無法控制,那些我們所愛的人的感受與想法」。即便孩子做了一個這樣子令人恐懼的犯行,這仍舊不是這個母親,能夠為孩子所負責的。
   
而對父母而言,其實最大的一個挑戰,是承認身為父母的限制:「我好希望我能夠影響,甚至控制我孩子的人生。但其實,很多時候我是做不到的。」
   
而當我們太希望維護父母的全能感,或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成為我們父母心目中那個「理想孩子」的樣貌,我們就會容易看不見,在孩子身上發生的事情。
   
二、我們能夠做的,就是「聆聽」
   
這麼說,父母親豈不是對孩子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孩子走上一條錯誤的道路?
   
其實不是的。
   
在我經驗中,幾乎所有有偏差行為的孩子,幾乎都是低自我價值的,都會認為自己是「不好的」。
   
因為在他們的生命中,許多孩子沒有機會被好好地聽見。聽他們的故事、聽他們的心情、聽他們的痛苦、糾結與快樂。
   
而當一個孩子沒有機會被好好地聽見時,他就會感覺到,如果我的感受,我在意的事情,都沒有機會被了解,那麼我一定是「不重要的」。
   
而那種不被理解的感覺,也會讓孩子陷入一種「孤獨」之中,讓他很難去相信身邊的人,甚至慢慢發展出一種「敵意」。
   
如同在影片中的母親所提到的,在他犯下這個犯行之前,他有強烈的傷害自己的念頭。但這件事情,是在孩子犯下這個事件之後幾個月,才從一個筆記本身上所看見的。因此,或許這個孩子,幾乎沒有被好好聆聽的機會。
   
而聆聽,不是為了「解決問題」,「聆聽」就只是讓孩子能夠感覺到:「我懂你」,甚至是傳達出一種態度:「我其實不懂你,但我試著想要去懂你。」
   
如同影片的母親所說的:「我們只能聆聽,不要論斷,不要給解決方法」。孩子也才不會感覺自己只是一個要「被解決」的問題。
   
而當一個孩子,能夠感覺自己是重要的,能夠感覺對身邊的人是安全的,他自然就會有力氣,去發揮自身的潛能,去讀好書、交朋友、應付生活上的困難。
   
最後,或許這些事情,他還是會不斷地發生。
   
但願我們都能夠打開心,去與每個母親與孩子靠近,能夠讓他們在這樣痛苦與孤獨的片刻,能夠有一些些被理解的感覺。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