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文章

我們的愛情過期了嗎?-淺談伴侶關係的自我期待 FEB 09 Thu 2017 00:00

「我不懂為什麼交往了這麼久,你還是不能夠了解我心中想要的愛情,難道是我要求太多了嗎?難道是我的錯嗎…為什麼會這樣…」小光泛著淚光聲嘶力竭著對著男友小安訴說著自己的心聲與深深地惶恐,小安則安靜地看著眼前那早已傷心欲絕的男友,用僅存的心力勉強擠出了話語「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我以為你想要的我都盡量去實現去滿足了,我只知道我很愛你,但我也很難過讓你難過成這樣。」語畢,小安也留下了兩行淚,口中不斷地重複「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我從來不想讓你因為我而受傷」。


   

小光與小安是我認識的一對同志伴侶,在旁人眼中更是一對令人稱羨的同志伴侶。然而,在相處上小光總認為小安沒有辦法滿足自己對愛情的期盼與標準,感情好的時候,小光總會滿心歡喜地體會到男友小安對於自己的愛有多真心與認真;當感情差的時候,小光則會數落著男友小安無法達到自己對愛情的期盼。在與他們倆幾次談話後,小光表示自己對於這段關係的掙扎,在於他知道小安是真心愛著自己的人,而正是自己心中最重要的渴望,能夠被疼愛、被珍惜,然而,每當看到小安在對生活家事的慵懶與隨興卻也令小光感到失望,認為小安並不是一個可以滿足自己對愛情期待的人,痛苦與悲傷的情緒翻騰下更讓小安顯得難以靠近。小光逐漸意識到自己在愛情期待或許才是真正攪亂了伴侶關係的元凶,也因此決定好好搞清楚自己對於愛情期待有哪些,也決定學習在心裡接受伴侶小安即使拒絕自己的期待,也仍是真心愛著自己,走在成長的道路上,小光開心地學習好好保護這段難能可貴的愛情,即使有些緊張與不安…但仍擁有著雀躍的心情離開了會談室。


其實,小光與小安糾葛的同志伴侶關係在現代社會其實並不少見,究竟在談感情時我們應該抱持什麼樣的期待才能夠幫助我們好好經營一段愛情呢?我們又該如何在伴侶關係裡表達自我對愛情的期待呢?若你也一樣擁有以上的疑問,請你嘗試運用以下幾種方法來檢視自己在愛情關係中的期盼:




(1)我的愛情心願面對自我在愛情關係中的期待,我們常常第一個想到的即是伴侶可以為我們做些什麼,然而,其實在每個「行為要求」背後都隱藏著我們對於愛情關係的想像與期盼,邀請您可以準備一張白紙與一枝鉛筆,以「愛情關係應該要…」或「愛情關係絕對不…」直覺式造句,幫助自我找出心目中自我對於愛情關係的期盼,另外,若在書寫過程中也想到對自己或伴侶的期待,也盡量一併寫下來。


(2)願望具體化(是否合理)家族治療大師薩提爾女士以冰山理論來隱喻個體的內在世界,強調在關係中個體的「期待」含括三個面向,對自己的、對他人(伴侶)的、以及對關係的。因此,在每個對愛情關係期盼底下,我們都可以學習思索自己能夠為這段愛情關係做些什麼,以及伴侶可以為這段愛情關係做些什麼,如:期待伴侶是一個體貼與細心的人、期待伴侶「無時無刻」關心著自己、期待關係能夠「永遠」甜蜜與熱情等。續著上述邀請大家書寫對自己、對伴侶、對關係的期待,我們也可以找出是否過於苛求與是否合理,如前所述期許關係永遠甜蜜或許就是帶給自己過度壓力的一個期待。


(3)適時接受伴侶的限制面對愛情關係的期待我們總在思索著什麼才是合宜的,什麼又是過度的。然而,每個人會擁有對於愛情的期待都來自於自己內心重要的心理需求,真正去認清的是我們的內在需求並非是伴侶「總是」能夠提供的,能夠適時學習接受伴侶對於我們愛情期待或需求的限制亦是在愛情關係中重要的課題,也適時地學習接受沒有任何一個伴侶是完美的。當然,若能夠在生活中多發掘出對方的優點更是一個增添彼此親密感的方法。


(4)適時溝通彼此對愛情與雙方的期待良好的人際溝通方式應盡量以「我」的方式傳達,如:我想要跟你說一個我在愛情裡的需要…。而在表達自我對於愛情關係與伴侶的期待時也最好能夠說明清楚期待對於自我的重要性,若期待被滿足時的感受會是什麼,同時,也最好給予伴侶思考與拒絕的彈性空間,而非強迫伴侶一定要接受自己的需要且被迫立即接受。


                 

                在愛情關係中每個人都努力地想要維持關係中的溫度,但也同時面對著自己究竟如何期盼著愛情的樣貌,以及現在的伴侶關係又有幾分相似心目中理想愛情呢?別讓自己對於愛情的期盼成為愛情關係的隱藏殺手,讓我們試著檢視自己對愛情關係的期待,以更真實、更真誠地與眼前的伴侶相處,找回愛情的溫度。最後,同志伴侶關係經營或許與許多異性戀愛情關係有其相似之處,諸如:愛情期待的協商、關係衝突的因應、如何增添親密感等議題,但我們千萬不要忽略在社會大眾仍容易以特殊眼光看待同志族群的前提下,一對同志伴侶身分的現身相較於一般情侶更容易陷入父母反對與衝突事件中,這些處境都是辛苦的,也期許社會大眾對同志族群更加友善與貼近。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