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文章

真的是我不夠勇敢嗎?認識「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NOV 03 Wed 2021 00:00

文/實習心理師 蔡慈涵
在諮商室裡,許多來談者會帶著他們的「診斷」或狀態向我傾訴,相信是疾病或自己不夠勇敢,所以才會面對困境完全無法反抗,然而真的是因為不夠勇敢才如此嗎?希望透過文章帶大家初步認識「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是否常感到朋友並未對自己真心相待,或時常因他人一句話而喪失信心,甚至被他人戲稱為「玻璃心」的經驗呢?其實不一定是因為真的不夠勇敢,有可能因為童年所面對的傷害致使情緒調解無法發揮效用。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較為人所知,是一種在個人遭逢重大創傷的事件後,出現的嚴重壓力疾患,其主要的症狀包含逃避麻木、過度警覺以及不由自主的創傷回顧等。而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omplex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縮寫為C-PTSD)屬於後天因素所致,多數為長期遭受創傷,卻難以脫離這樣的情境而形成。
而所謂的創傷並非僅源於重大天災、戰爭或意外事故,包含遭受肢體暴力、性侵害、言語暴力、校園或職場霸凌、突然失去重要的親友、兒時遭受拋棄或疏忽照顧等極端處境,都有可能引發創傷。

創傷症狀
目前較為廣為人知的創傷症狀包含以下五種類型:情緒重現(emotional flashbacks)、毒性羞恥(toxic shame)、自我拋棄(self-abandonment)、惡性的內在批判(vicious inner critic)、社交焦慮(social anxiety)。
其中情緒重現(emotional flashbacks)往往是突發性的,過程中會出現排山海地負向感受,喚起童年受虐或受遺棄時的感覺,可能包含非常大量的恐懼、羞恥、孤立、暴怒、哀慟或憂鬱。
而毒性羞恥是情緒重現的表象,這樣的症狀會讓人強烈地感到自身是醜陋、愚蠢、令人厭惡,於是消滅了當事人的自尊。這樣的毒性羞恥可能來自於父母持續的忽略和拒絕,如果你深感自己沒有價值、有缺陷,你可能正處於情緒重現之中,這也會讓你迷失於自我仇視及惡毒的自我批判。
在這樣的情況下,當事人容易嚴重失去健康的自我意識,即為自我拋棄(self-abandonment)的概念。亦可能出現因對於社交感到不自在,不願求助他人而僅能仰賴自己的社交焦慮(social anxiety)。
然而讓人感到非常不舒服的還包括惡性的內在批判(vicious inner critic),多數稱之為內在找碴鬼,這隻內在找碴鬼會不斷讓當事人出現自我羞辱和責備,陷溺在認為自己不夠好的情緒當中。

如何照顧自己
WHO 在國際疾病分類第十一版(簡稱ICD-11)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C-PTSD)已成為正式診斷,並發展出符合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國際創傷問卷 (ITQ)量表。
學者Pete Walker(2020)所寫的《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一書中提到,透過幾個步驟來協助自身管理情緒重現,包含告知自身正在經歷情緒重現,提醒自己此時此刻是安全的、已經長大成人足以面對這樣的情緒,抗拒內在找碴鬼的誇大和災難化,並且嘗試培養安全的關係和尋求支持,對緩慢的復原過程要有耐心。
我們都有可能在生活當中出現情緒低落的狀況,然而若這些創傷症狀已經影響到生活、人際及家庭等不同面向的功能時,建議可以尋求心理諮商、精神醫療等相關專業的協助,協助自己看見身體裡住著一個受傷的孩子,並給予幫助。
由於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較容易因為當事人的外顯狀態,遭誤診為邊緣性人格障礙、焦慮症、憂鬱症、解離性障礙等精神疾病,導致持續進行許多無效治療或為其貼上錯誤的標籤。
唯有嘗試去瞭解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進一步來幫助當事人了解自己所處的狀態,才有機會讓當事人擺脫種種無效治療、錯誤標籤所產生的自卑或挫折。

參考文獻 
Pete Walker(2020)。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在童年創傷中求生到茁壯的恢復指南。柿子文化

回列表